风月大陆 第三章 帝都月夜

    时间:2018-05-13 临近傍晚,玉珠和几个金凤卫说说笑笑地从街上回来,人人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进门,玉珠就忙着找叶天龙他们,想介绍下午在帝都逛街的收穫。
      推开房门,玉珠不禁暗自失笑。只见柳琴儿和金凤八卫中的几个正慵懒地躺在床上,个个娇靥潮红,俏丽的玉脸上洋溢着云雨后的满足。
      玉珠上前玉手轻舒,捏捏柳琴儿的琼鼻,问道:「琴姐,爷到哪里去了?」
      柳琴儿漫应一声:「去后堂的浴室了。」
      身边的二凤柔声道:「少爷和六妹、八妹到后面的浴池去了。」
      望着薄被盖不住的半截玉乳随着二凤的呼吸微微起伏,玉珠一时顽心顿起,伸手在她的酥胸上掏了一把,笑道:「被爷干了几次,怎么如此精疲力尽的模样。」
      二凤大羞,轻扭娇躯,鼻子里发出咛嘤的娇哼。
      柳琴儿瞪了玉珠一眼,道:「珠妹,别闹了!你这么有气力,不如让天龙晚上好好疼疼你!」
      玉珠眼珠一转,突然大叫一声,一把将众人身上的薄被掀掉,娇笑道:「呵呵!让我看看。」
      众女齐声娇呼,只觉身上一凉,立时满室春光,众女如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尽现无余。玉珠的双手不安分地东摸西摸,一时众女娇喝不已,粉拳绣腿齐舞,抵抗她的魔掌,奈何娇躯无力,倒让玉珠趁机佔了不少便宜。
      直到柳琴儿恨恨道:「玉珠,你再闹的话,晚上我们非让爷治死你不可!」
      怕众怒难当,玉珠才收手,格格娇笑,得意洋洋地往浴室行去。
      说是浴室,应该说是大浴堂才对。
      四丈见方的大房间里,正中用白色的云石砌成一个大池,里面注满热水,弄得整个室内是水雾缭绕,似幻似真。
      浴池的旁边摆放着两个放东西的矮柜,还有一张玉榻。
      一进热气腾腾宽大的浴室,叶天龙正赤裸裸地俯卧在浴池旁边的榻上,浑身一丝不挂的六凤和八凤在两边给他按摩,两双玉手不住地在叶天龙的虎背上游走。
      精擅按摩术的两女那高明的手法让叶天龙无比地舒爽,几乎要呻吟出声。
      看见玉珠进来,六凤檀口一张,刚想叫唤,玉珠摆手示意让她们两人不要出声,然后纤指点了点叶天龙,两女顿时会意地点头,无声地娇笑起来。
      玉珠轻手轻脚地将自己的衣服脱掉,露出那一身连同为女性的六凤和八凤也讚歎不已的娇美胴体,提气飘然掠到叶天龙的身边。
      玉珠正想合身扑上去,吓一下叶天龙。
      叶天龙突然睁开眼睛,道:「玉珠,过来给我踩踩背!」玉珠檀口一张,香舌微吐,那又娇又俏的模样让两女忍俊不禁,「噗嗤」一声娇笑出来。
      玉珠飞身上前,纤纤玉足点在叶天龙宽厚的背上,运气忽轻忽重地踩起来,两凤则配合她,默契地给叶天龙推拿按摩着,让叶天龙得到最大的享受。
      玉珠边踩边道:「爷,您怎么知道是我进来了?是她们告诉您的吗?」
      八凤忙道:「别说我们,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被少爷发现了嘛!」
      六凤也连声道:「就是嘛!自己的错就不要推到别人身上。」
      叶天龙哈哈一笑,说道:「别误会她们,是你自己露了行藏。」
      玉珠大惑不解道:「不可能的,我已经非常小心了,我敢说就是号称大陆耳目最好的天鹰老人也听不到我的动静。」
      叶天龙懒洋洋地说道:「玉珠,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回事,但你要给我做特殊服务!」
      玉珠闻言,顿时大力踩了一下叶天龙的虎背。
      叶天龙不禁大叫一声,「好痛啊!」
      玉珠娇嗔道:「您还有什么要求,哪样的特殊服务我没做过?一併提出来好了!」两凤闻言不禁也笑起来。
      叶天龙道:「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做。」玉珠好奇地下来,小耳朵凑到叶天龙的嘴边,听他嘀咕了一番。
      听完叶天龙的话,玉珠不禁俏脸绯红,不依地娇嗔道:「好啊!爷,您这么作贱我嘛!」
      叶天龙哂然而笑,「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我可不会强迫你做。不过……」他顿了顿,「这也是很好玩的嘛!」
      玉珠贝齿轻咬芳唇,美目轻转,似乎是在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提议,这不禁让旁边的两凤心升好奇。
      玉珠想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吧!您告诉我,是怎么发现我进来的?」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现在我不需要张眼,静下心来后,周围二丈範围内的事物都会被我的心所感应。这就是我的「心灵之眼」啊!」
      玉珠一听,又惊又喜,「爷,您的功夫和我的「暗鹰之眼」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我的「暗鹰之眼」的範围比您的大。」
      叶天龙一听,也高兴道:「喔,那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我现在功力还不够,以后「心灵之眼」也可以扩大範围的。」
      他们的对话听得两凤十分羡慕,娇俏的八凤问道:「少爷,我们可不可以学你们的功夫呢?」
      叶天龙想了想,答道:「试试吧,不过我可不打包票啊!」
      玉珠也道:「我这功夫你们是无法学的,因为这是暗黑一族特有的灵力。」
      叶天龙对玉珠道:「现在该是你服务的时候了。」玉珠飞了他一眼,俏脸绯红地爬到了他的背上。两凤奇怪地看着,心中出现大大的问号。但很快她们就明白了。
      只见玉珠慢慢俯身下去,碰到叶天龙的厚背。玉珠深吸一口气,前后左右摇动,让娇嫩的胸部摩擦着叶天龙的背部。原来叶天龙是要玉珠这样子给他按摩,对这个古怪的点子,两凤看得大为歎服,心道这个男人还有什么花样没用出来,跟着他倒还真有意思。
      才厮磨了几下,玉珠就呻吟出声了,一个娇躯开始发烫。娇嫩敏感的酥胸摩擦着背上的肌肉,痒痒的感觉让叶天龙和玉珠两人都舒服地喘息着。
      叶天龙更是让六凤和八凤替他和玉珠不住推拿着,让他们得到更大的舒爽。
      片刻之后,玉珠已是情动似火,羊脂白玉的娇美胴体上沁出丝丝香汗,一个身子紧贴住叶天龙,用力厮磨起来。
      等到玉珠全身无力地趴在自己的背上,小嘴里不住地娇唤着:「爷,不行了。爷,我动不了了。」叶天龙才让六凤和八凤将玉珠扶起来,只见眼前情动之极的玉珠,白嫩柔滑的娇躯上布满细细的香汗,此时的玉珠真可谓是「侍儿扶起娇无力」,那又娇又媚的俏模样,让叶天龙心中升起无限的爱意。
      他终究是个风流惯了的人,眼见如此美色当前,便忍不住还是与三女大乐起来。
      ※ ※ ※
      明月高挂,皎洁的月光下,帝都艾司尼亚依然是人群川流不息的不夜城,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许多人怀着梦想来到帝都,企图得到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然而成功的总是只有少数几个被命运青睐的幸运儿。
      「伤脑筋啊,都这个时候了,路上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人!」
      一个衣着华丽,相貌极为出色的年轻人骑着一匹毛色黑亮如绸的骏马急促地奔驰在拥挤的人流之中,从他控马的技术看来,这个年轻人有着不俗的身手。他灵巧地让高头大马在人群中穿行,虽然难免引起路人的抱怨,但看到他那醒目的穿着打扮,知道了他的贵族身份,也只有忍下来,再说他也没有真的将谁撞到过。
      这个年轻的贵族,身着高级绸缎所製的骑装,外披一件绣着族徽的墨绿色大麾,淡金色修长的头髮束在背后,骑行间隐约还嗅得到高级的香水味。
      「甘宗明和科斯比应该已经到了吧……」年轻的贵族喃喃道,这时他骑到了一个小巷口,「还是从这里穿过去快一点,省得和别人争路!」口中这样念叨着,他将马头一拨,驰进了空蕩蕩的小巷。
      刚到小巷的中段,这个年轻的贵族忽然感到眼前一花,似有微风从身边经过,胯下的骏马惊嘶一声,前肢离地,人立而起,幸亏他的骑术精湛,才没有掉下马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连忙抚慰好像受到惊吓的骏马,「难道是我的眼睛花了吗?怎么会没有看到人影呢?」
      这个年轻的贵族自负为眼力绝佳的剑手,他明明感到有人从自己的身边经过了,怎么会看不到,他不禁怀疑起自己的感觉。「也许是我神经过敏了吧!哎呀,看来这两天操劳过度了!呵呵!」他自我解嘲了一番,心中怀着老大的一个谜团继续打马前行。
      刚转出这个小巷,年轻贵族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长鬚悬垂的黑衣老人,拄着一支形式古拙的白玉杖,「呵呵呵呵!年轻人,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这老人说了一句让年轻贵族摸不着头脑的话。
      年轻贵族迷惑不解的说道:「老人家,我不知道您在说些什么?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不知道就算了吧!呵呵呵呵!」老人像他的出现一样又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了。
      「今天真是见鬼了!」年轻贵族揉了揉眼睛,眼前还是空无一人,吓得他连忙骑马跑开了。
      「到了……就是这个酒馆吧!……好小啊!」年轻的贵族下马把缰绳交给了迎上前来的侍应生,推开酒馆的大门,潇洒地走了进去。
      小小的酒馆里居然座无虚席,人声鼎沸,这让第一次来的年轻贵族吃了一惊。而他的俊朗外表也引起了酒馆里的人的注意。
      「哟!克里夫,你迟到了!」早到的同伴也看到了进来的年轻贵族,出声招呼道。
      「科比斯,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吗?」
      「没错,这里的青莲酒真的非常好,我保证你一喝就会上瘾的。」
      「哦!那我就要好好尝尝了!」克里夫行到了靠墙的位子,準备就座。站在一边看傻眼的女侍应生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前为克里夫拉椅子。
      克里夫突然剑眉微皱,摇了摇头,歎息一声,从怀中掏出了雪白的丝巾擦了一下椅子,一边的女侍应生不禁脸红起来。她连忙去拿了一条白布在椅子上擦了又擦,然后乾脆将一条乾净的布铺在椅子上。
      「多谢小姐!」克里夫的俊脸上露出了一个让女人着迷的充满男性魅力的笑容,看得女侍应生心跳一阵加速。
      旁边的科比斯看到此景,不禁笑道:「克里夫,你还真有魅力。我刚才来的时候就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啊!」
      受到调侃的女侍应生俏脸飞红,连忙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那是当然的,谁叫你长得不如我。」克里夫比划了一个有魅力的姿势,傲然说道,「因为我是帝都有名的美男子。」
      「哈哈哈!我笑死了,你是有名的美男子?在帝都像你这样的男人我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
      「去!你不要因为追女孩子不如我,就恶意中伤我。」
      「呵呵,谁知道是哪个家伙追不到女孩子呢?」
      两人之间毫无营养的对话持续了一段时间,才被端酒上来的侍应生打断了。
      克里夫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色泽碧绿的酒,讚道:「果然是口味上佳!」然后他转头望着一言不发,一直在默默喝酒的好友甘宗明,说道:「甘宗明,你是不是不喜欢这里啊?还是有什么心事?」
      「没事!没事!我很喜欢这里的酒。」看到两个好友关切地望着自己,甘宗明连忙出声排解好友的疑虑。
      「那你是怎么啦?从一进来就这副样子,好像是昨天晚上被女人赶下床一般。」科比斯一本正经的说道。
      克里夫闻言是一阵大笑,「看来科比斯先生是经验丰富啊!」
      「看我这副年少多金,英俊不凡的样子,哪位小姐捨得啊?」
      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可好像一点都没有引起好友甘宗明的兴趣,他还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让两人担心不已。
      发觉到气氛的不佳是由于自己的缘故,甘宗明才打起精神加入了科比斯和克里夫的话题之中。
      可能是不想让别人再谈自己的事情,他转移话题,道:「今天我碰到飞凤将军的侍卫队长柳琴儿了,她刚从前线回来。」
      话一出口,甘宗明就知道自己说错了,他不应该提起这件对克里夫打击很大的事情,可惜是话出如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举着酒杯的手抖了一下,克里夫的眼中掠过複杂的神色,望着杯中的美酒。知道好友心思的科比斯忙问道:「我们的玉女剑客还好吧?既然她回来了,那就是说飞凤将军也来了。」
      甘宗明道:「喔,柳琴儿看起来比以前更加娇艳欲滴了。不过,她这次不是陪飞凤将军回来,而是……」他犹豫地看了看克里夫,没有说下去了。
      克里夫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望向甘宗明沉声道:「她和谁一起,是个男人吗?他是谁?」
      甘宗明点点头,道:「那是个奇怪的男人。听人说,那个男人是在天风战役中立了大功,这次回都接受陛下的接见。」
      科比斯突然笑道:「就是那个好色的百骑长吧!这家伙的行为很有趣的。」
      「好色?有趣!」克里夫的双眼中寒光一现,招手叫道:「来人,快点上酒!」
      科比斯无限同情地望着眼前的好友,道:「克里夫,难道你还没有忘记柳琴儿吗?算了吧!天涯何处无芳草,在帝都不是有很多的贵族名嫒对你一往情深吗?其中有不少美人并不比柳琴儿差,你还是把她忘掉吧!」
      「可柳琴儿只有一个。」克里夫在心里叫了一句,但他不想再让自己的好友担心了,强自一笑,道:「不错!我们还是喝酒吧。来,来,来,我敬你们一杯!」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li.com 激情综合站:日本黄色_黄色电影院_一级黄色电影_浅绿色图片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